河南快赢481遗漏查询
當前位置 > 首頁 > 統計工作 > 統計動態

專訪盛來運:中國經濟韌性強源自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內在邏輯

來源:澎湃新聞發布時間:2019-10-09 16:28

 

 

國家統計局副局長盛來運接受澎湃新聞專訪。 澎湃新聞記者許海峰 圖

 

  926日,國家統計局副局長盛來運在新中國七十華誕到來之際接受了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獨家專訪。

 

  在分析中國經濟形勢時,盛來運認為,盡管中國經濟存在下行壓力,但運行平穩、穩中有進的趨勢未變。展望下半年以及今后一個時期,中國經濟仍然具有保持中高速增長的條件和潛力。目前最需要關注的就是發展的信心,要多措并舉提振市場信心,“信心比黃金更重要,要把企業家的積極性調動起來,把全中國人民的積極性和創造性調動起來,把發展潛力激發出來。”

 

  針對外媒提出“2015年以來中國經濟增速一直在6.2%-7.0%之間波動,質疑中國經濟‘過于穩定’,甚至稱今年上半年中國經濟增速連3%都不到”的說法,盛來運明確回應,國家統計局從來沒有調控經濟數據,中國經濟的穩定性和韌性源自于經濟結構的調整和轉型的內在邏輯。而從就業、實物量等指標看,“今年上半年中國經濟增速3%都不到”的說法是沒有支撐的。

 

  如何評價中國經濟?盛來運提出不以GDP論英雄,要用“新視角”看待當前中國經濟形勢,即在關注經濟增長時,更加重視經濟的高質量發展,包括物價穩定、勞動就業、居民增收,民生事業的改善,經濟結構的優化,新動能的成長、生態保護與可持續發展。

 

  關于國家統計局的工作,盛來運表示,建國以來,國家統計局不斷推進并完善中國國民經濟核算制度的改革,在確保統計數據的真實性和準確性上做了大量工作。“數據的質量和真實性是我們追求的最高目標,GDP數據不僅客觀地反映了經濟運行的軌跡,而且也真實地反映了中國經濟的總量、結構和速度,要對我們的數據有信心。”

 

  盛來運介紹,為保證統計數據的質量,國家統計局近年來加大了統計執法檢查力度,實行黨政同責處罰機制,同時要按中央文件的要求對一些地方黨委政府進行督察,充分運用法治的手段進一步推動統計環境優化。

 

  要把企業家的積極性充分調動起來

 

  澎湃新聞:當前中國經濟下行的壓力還是比較大,您認為目前中國經濟亟需解決的一些問題是在哪里?未來發展的底氣在哪?如何穩定經濟發展的信心?

 

  盛來運:今年以來,中國經濟確實存在下行壓力。由于世界形勢的變化、外部環境風險挑戰上升等外部因素與中國經濟結構調整陣痛持續釋放等內部因素疊加、相互交織,加大了中國經濟的下行壓力。與此同時,企業家的信心也受到一定影響,對此需要高度關注。以制造業采購經理人指數(PMI)為例,8月份PMI49.5%,連續四個月位于50%的臨界值以下。

 

  中國經濟雖然存在下行壓力,但總體平穩、穩中有進的態勢沒有變。上半年GDP增長6.3%,調查失業率5%左右,物價指數CPI平均2.2%,國際收支好于預期,經濟結構持續優化,居民收入增長與GDP同步,民生事業改善,這充分說明宏觀經濟運行態勢保持的較好。展望下半年以及今后一個時期,中國經濟仍然具有保持中高速增長的條件和潛力,發展底氣十足。

 

  一是制度優勢明顯。新中國成立70周年的歷史,尤其是改革開放和黨的十八大以來的發展歷程,充分證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及其運行機制具有獨到優勢,能夠更好地把市場機制的作用與政府宏觀調控的作用結合在一起。

 

  二是發展空間廣闊。我們現在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仍然是最大的發展中國家,人均GDP還不到1萬美金,還處在全世界國家和地區排名中的七十幾位。我們的人均生活水平,尤其是消費升級類的醫療、衛生、養老、健康、保障,與發達國家相比還有明顯差距。另外地區差距比較大,農村跟城市的差距,中西部地區與東部地區的差距都比較大,發展不平衡。差距就是發展空間,后發優勢會繼續釋放。以城鎮化為例,2018年中國的城鎮化率是59.6%,而世界發達國家的平均水平都在80%以上。按照我們現在的經濟發展水平,城鎮化率在未來一段時間每年提升一個百分點沒有問題。同時城鎮化質量還需要進一步提升,這些都是未來的發展空間。

 

  三是發展基礎扎實。新中國成立70年來,我們在產業發展、基礎設施建設方面打下了非常好的基礎。糧食自給有余,工業門類齊全,產業配套能力是世界上最全的。另外基礎設施建設在很多方面都處于世界領先水平,比如,鐵路里程在2018年末達到了13.5萬公里,位居世界第二,高鐵里程將近3萬公里,占全世界的2/3。信息化基礎設施發展也很快,中國的互聯網用戶現在是全世界第一,4G寬帶網也是全球最大,這些都為產業發展打下了很好的基礎。

 

  四是市場潛力巨大。現在我們的市場潛力還沒有充分發揮出來。中國有接近14億人,而整個發達經濟體、發達國家的人口還不到10億人,而且我們國家現在正處在消費升級的關鍵階段,中等收入階層在不斷擴大,這個階層的特點是,邊際消費傾向遞增。2000年中國解決了溫飽,過去1020年,我們基本實現了安居樂業,但是遠沒過上體面的生活,與十九大報告規劃的“美好的生活”還有很大差距。 以汽車為例,中國現在每百戶家庭的汽車擁有量不到35輛,也就是說只有1/3的家庭有車。但是美國每百戶家庭汽車擁有量220輛左右,歐洲包括日本每百戶家庭汽車擁有量150輛左右。所以世界上很多汽車廠商非常看好中國的汽車消費市場。巨大的消費市場潛力是我們應對中美貿易摩擦的最大底氣。

 

  五是改革開放和創新的紅利在不斷地集聚,還會繼續釋放。我們已經嘗到了改革開放的甜頭,黨中央強調,我們要實行高水平的對外開放,而且要深化改革,事實上我們也是這樣做的。在中美經貿摩擦持續升級的背景下,我們對世界的大門越開越大,“一帶一路”倡議跟各個國家的經濟發展政策對接,深受全世界人民的歡迎。另外,在政策激勵下創新成果不斷顯現。中國目前受過高等教育和有專業技能的人口是1.7億人,這個數字比日本的人口還多4000萬左右,是非常巨大的人力資本。我們已經意識到唯有加快創新,才能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方興未艾。科研投入方面,2018年研發投入占GDP的比重是2.19%,已經接近OECD國家2.37%的水平,中國現在投資_短期出借理財發明的專利申請量是全球第一。世界知識產權組織最近發布的報告顯示,2018年中國的創新指數排名世界第14位,比上一年前進了三位。

 

  因此,我們有足夠的底氣保持中國經濟基本面長期向好。

 

  怎樣引導預期,增強發展信心?“信心比黃金更重要”,現階段更是如此,中國經濟不缺投資領域,不缺發展空間,關鍵要增強企業家信心。短期來講,我覺得要多個方面用力,多種手段并行,比如說針對一些不確定性的問題。在調研的時候,有些企業家講,他們不怕問題,不怕挑戰,關鍵是害怕不確定性,這是影響預期的一個很重要的因素。針對不確定性的問題,我覺得我們要增加政策的透明度,要保持宏觀政策的連續性和穩定性。 二是要澄清質疑,把當前我們面臨的一些困難和挑戰在一定的場合下跟市場主體講清楚。三是要深化改革,尤其是深化關鍵領域的改革。

 

  釋疑中國經濟增速為何波動不大

 

  澎湃新聞:有外媒提出2015年以來中國經濟的增速一直在6.2%-7.0%之間波動,質疑中國經濟“過于穩定”,甚至有外媒說今年上半年中國經濟增速連3%都不到。您怎么看這兩個問題?

 

  盛來運:我也關注到了這個問題。有的報道甚至質疑國家統計局有意調控數據。首先我想申明一點,國家統計局從來沒有去有意地調控,也從來沒有受到過來自于任何方面的壓力。黨中央國務院對國家統計局的要求就是一定要把數據搞準,不能誤判形勢,不能誤導決策。

 

  事實上,外媒對中國經濟數據的質疑一直沒有間斷過,多年來一直都存在,尤其是中國經濟進入轉型發展階段,經濟增長速度持續下滑以來,都沒有間斷過。回過頭來我們看一看,事實勝于雄辯。中國經濟在2010年以后,雖然說增速持續放緩,但是我們還是保持中高速增長,實現了軟著陸。而且與此同時我們及時調結構轉方式,促進就業和改善民生。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經濟社會發展取得了歷史性的成就,實現了歷史性的變革。這本身就說明,“唱空中國,做空中國,看空中國”的言論是站不住腳的。

 

  那么為什么中國經濟增速波動不大?從理論上來講,是因為進入轉型發展階段以后,潛在增長率回落,經過幾年調整以后,我們現在的經濟增長率正在向這個階段的潛在增長率收斂。1978-2010年,是中國經濟高速擴張時期,這期間勞動力、土地等生產要素相對便宜,市場空間廣闊,加入WTO后拓展了勞動密集型產品出口,因而能用較低的投入創造較高的增加值,潛在增長率和實際增長率都比較高,能支持中國經濟保持兩位數的高增長。但2010年以后,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內外條件發生了較大變化。首先是勞動力供求關系發生轉折性變化,成本剛性上漲;土地越來越貴,環境污染治理成本上升;與此同時,傳統產品的市場銷售存在天花板效應,因此,同樣的投入其產出率是下降的,也就是潛在生產率在技術條件下邊際遞減,這是這輪經濟調整的最根本的內在邏輯,也是許多發達國家進入轉型階段后共有的現象。

 

  從實踐來講,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經濟加快了結構調整步伐,產業結構與需求結構發生了深刻變化,導致經濟增長動力機制發生了相應變化,增強了經濟運行的穩定性和韌勁。具體來講:從產業結構的變化看,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經濟由原來的以工業主導為主,向以服務業主導為主轉化。這幾年的調結構轉方式中,工業的增長速度是在回落的,服務業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逐漸提升。2012年服務業占比首次超過工業,2015年其占GDP比重超過50%2018年達到52.2%。今年上半年,三次產業中服務業的占比高達54.9%,將近55%,而工業的占比不到40%,只有33.9%。服務業與工業不一樣,工業的波動相對比較大,而服務業相對平緩一些,所以經濟增長就會表現出較強的韌勁。

 

  從需求結構來看就更加明顯,需求結構的變化與供給、產業結構的變化是相互匹配的。也就是說在2012年、2013年,中國經濟一個重大的變化就是由原來投資拉動為主,轉變為投資、消費、凈出口共同拉動這樣一個格局,而且消費的經濟增長貢獻率在持續上升,2012年以來消費對經濟增長貢獻率由50%上升到超過60%。依靠投資的經濟,它的波動性就很大,而消費的特點就是比較穩健,比較穩定。這種產業結構和需求結構的變化,動力機制的轉換,決定了中國經濟的穩定性和韌性在提高。

 

  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政策因素,政府宏觀調控的水平越來越高。經濟下行的時候不搞大水漫灌,繼續保持積極的財政政策、穩健的貨幣政策,而且是精準調控,在一定程度上對沖了下行的壓力,熨平了經濟的波動。

 

  至于有外媒說今年上半年經濟的增速3%都不到,我認為這種說法是沒有支撐的。中國經濟GDP增長有很強的韌性,如果說今年上半年中國經濟增長沒有6%的話,那么新增的700多萬就業是誰創造的?就業是個硬指標,今年以來調查失業率持續保持在5.0%左右。從實物量指標來看,以貨運量、用電量和發電量為例,今年上半年國家鐵路貨物發送量同比增長5.62%;國家能源局發布的數據中,上半年全國發電量同比增長3.3%,全社會用電量同比增長5.0%,工業用電量同比增長2.9%,服務業用電量同比增長9.4%;這些實物量的指標也足夠支撐中國經濟達到6%以上。

 

  關于這個質疑,我想他們可能是用了一些其他的指數,但是統計數據是講究口徑的,不能片面地用一部分行業,一部分企業的數據,一部分產業的數據來臆斷整個經濟的全貌。把工業下滑的幅度當成這一階段整個經濟下滑的幅度,那是錯誤的,不符合中國經濟結構正在轉型的客觀實際。

 

  不以GDP論英雄,要用“新視角”看中國經濟

 

  澎湃新聞:您過去講過要用“新視角”去看中國經濟形勢,這個“新視角”有哪些內涵?

 

  盛來運:我前兩年曾提過要用新視角來看待中國經濟。到底怎樣評價中國經濟的好與壞?這取決于我們看問題的視角和評價經濟形勢好壞的標準。

 

  如果僅僅以GDP論英雄,中國2010年來的GDP增速幾乎每年都是在下滑的,未來隨著我們的經濟基數越來越大,受潛在增長率的影響,以及內外部條件和因素變化,中國GDP長期趨勢還有可能會放緩。但是我們不能就此得出中國經濟越變越差的結論。我們一定要理論聯系實際,從實際出發,客觀地看待這個階段經濟的發展變化。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經濟發展到新階段,就要用這個階段的規律看待經濟變化。現階段經濟發展最重要的任務是調結構轉方式,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這個階段最主要的任務是要解決人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的需要與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我們就要用新的視角來評判。具體是什么樣的新視角?我認為是在繼續關注經濟增長的同時,要更加重視經濟的高質量發展,即更加重視經濟結構的優化,更加重視民生事業的改善,更加重視新動能的成長,更加重視生態環境的保護和可持續發展。

 

  我們國家仍是最大的發展中國家,發展仍是第一要務。發展是解決前進中所有問題的基礎,所以要保持經濟持續穩定增長。但不能片面追求GDP,更不能像以前那樣靠拼資源消耗去擴張,而應追求有就業的增長,追求結構優化和經濟再平衡的增長,追求有質量有效益的增長,追求環境優美的可持續增長。這是高質量發展階段,人們解決溫飽、安居樂業以后追求更加美好的生活而開始消費升級的客觀需要,也是產業升級的客觀需要。

 

  就業是民生之本,是民生事業發展的基礎。發達國家非常重視對就業、失業指標的監測發布,這是發展階段不同的客觀反映。進入新階段,我國也越來越重視對就業問題的評價。根據社會發展和時代發展的需要,國家統計局增加了就業方面的調查,去年我們第一次發布調查失業率數據,社會評價非常積極,今后我們會進一步完善和增加發布的內容。

 

  中央領導同志曾多次講到,只要我們就業穩定,環境改善,民生改善,經濟增長高一點或低一點也是可以接受的。所以評價中國經濟的發展,一定要按照高質量發展的要求,要多種角度,要從貫徹落實“五大發展理念”的高度來綜合評價。國家統計局認真貫徹落實黨中央推動高質量發展的要求,與相關部委一起研究制定了高質量發展的指標體系,而且制定了建立高質量統計體系的發展規劃。要為高質量發展提供更全面更客觀更準確的數據,我局將逐步建立完善高質量發展的統計指標體系、統計標準體系、數據采集體系、國民經濟核算體系、統計分析評價體系、統計執法監督體系和統計組織管理和保障體系。

 

  從方法和數據來源夯實國民經濟核算

 

  澎湃新聞:說到經濟數據,請問咱們的經濟數據是怎么算出來的?從過去的國內生產總值分級核算,到目前即將推行的統一核算改革,請您介紹一下國民經濟核算改革的邏輯脈絡和最新的進展。

 

  盛來運:這個確實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也有很多同志問我,統計局的數據準不準?你們的GDP增長率是怎么算出來的?這個問題確實也需要跟大家講清楚。總的來講,國家統計局GDP核算方法是科學的、與國際接軌的,結果是客觀的。

 

  從新中國成立到現在70年,中國核算體系經歷了不斷改進完善的過程,大致可以分為四個階段:

 

  第一階段,是從建國初期到上世紀80年代初,為適應當時計劃經濟管理模式的需要,參照前蘇聯核算經驗,建立了以物質產品平衡表體系為基礎核算社會總產值的體系,即MPS體系,具體內容主要是對農業、工業、商業、運輸業、建筑業這五大物質生產部門的社會總產值核算。

 

  第二階段,我稱之為雙軌制階段,即從上世紀80年代初到90年代初。這個階段的特征是一方面MPS體系繼續做,另外一方面,開始吸收借鑒探索建立國民賬戶核算體系,即以國內生產總值核算為主要指標的SNA體系。1992年,實現了由原來的MPS體系向SNA體系的過渡。

 

  第三階段,就是從上世紀90年代初到2010年前后。這一階段我們取消了MPS體系,全面實施SNA核算體系,并且不斷在SNA核算體系中進一步優化流程,優化方案。

 

  第四階段,大致從黨的十八大以來至今,在這個階段國民經濟的核算改革發展進入了新階段。一是按照聯合國最新的核算體系,進一步改進我國的核算體系。譬如依照聯合國2008SNA體系,結合中國實際制定并實施了2016年國民經濟核算體系。同時參照國際其他國家的一些做法,在20167月,我們把R&D支出,即科研經費支出占GDP的比重納入核算范圍,完善核算內容。對一些薄弱領域進行核算,比如說建立了新經濟增加值核算,發布文化、旅游等產業增加值數據。下一階段就是要進一步貫徹落實黨中央國務院的要求,推進以國民經濟統一核算為基礎的核算體系的建設和完善。初步的考慮是明年開始,我們要正式改變目前分級核算的模式為下算一級,以進一步提高核算數據質量。

 

  您問我數據是怎么算出來的?除了方法以外,還必須要講清楚數據的來源。除了各省統計局系統上報的數據外,國家統計局核算時還有四大數據來源:

 

  一是來源于規模以上企業、四上企業聯網直報數據。這些大中型企業統計記錄完整,利用互聯網把數據直接報國家統計局數據中心,減少中間環節。

 

  二是來源于調查隊系統。 國家統計局有兩個系統,一個是分級管理的統計系統,另一個是直接管理的調查隊系統。調查隊人員編制和經費全部由中央政府管理,相當于國家統計局派出機構。在各省建有調查總隊,在地級市都建立市級調查隊,三分之一的縣有調查隊。這個系統跟統計系統相互配合,通過抽樣調查直接取得數據。

 

  三是來源于行政記錄。比如M2、信貸投放量等,來自于中國人民銀行,財政收支數據來自于財政部。

 

  四是來源于大數據。比如淘寶的數據,京東的數據,銀聯卡的數據,這些大平臺的數據依據統計法會定期報送國家統計局。國家統計局掌握大量的各種來源的基礎數據,有些數據可以相互驗證,共同滿足國民經濟核算的需要。

 

  最后還要講一點,從核算結果看,主要指標數據是經得起歷史檢驗的,是客觀的。例如改革開放40年來,我國GDP平均增長速度是9.5%,財政收入平均增長13.8%(現價),企業利潤平均增長13.6%(現價),居民可支配收入實際年均增長8.5%,居民存款增長22.8%(現價)。如果GDP沒有9.5%左右的增長,就不可能有社會財富這么快的增長,也不可能有現在經濟社會發展的成就。而且數據之間是互相匹配的,這些數據中國統計年鑒上都可以查到。

 

  實行黨政同責,加強統計執法檢查處罰力度

 

  澎湃新聞:在您看來,國家統計局在提高統計數據的真實性、準確性方面做了哪些工作?取得了怎樣的成績?

 

  盛來運:統計數據的真實性和準確性怎么強調都不過分。國家統計局一直視數據質量為生命線,給予高度重視,歷屆黨組都按照黨中央國務院的要求,在加快改革和創新上不懈努力,做了很多工作,可以簡單概括為“五個加強”。第一是加強方法制度的改革。這一點前面我在講GDP核算方法的時候也談到了,我們不斷探索和完善GDP核算方法和以核算為基礎的相關專業統計調查方法。我們的目標只有一個,就是要把統計調查方法制度制定的更科學,更接地氣,更能夠滿足社會各界的需要。

 

  第二是加強信息化建設。我們充分認識到信息化和調查手段的現代化,對統計工作和統計數據質量提升的重要性。從現在及今后一個時期來看,統計工作的任務會越來越重,一方面社會發展越來越快,大家對信息的要求越來越高,尤其在大數據信息化時代,誰占有數據誰就占有主導權話語權。另外一方面是調查的難度越來越大,調查對象的配合程度也越來越低。調查對象為了保護自己的隱私,需要我們反復做工作,對方才能把真實的情況告訴我們。而解決這個矛盾的關鍵手段之一就是要加快信息化建設。

 

  第三是加強統計執法檢查,并且進一步完善法律法規制度。黨的十八大以來,在黨中央的堅強領導下,我局完成了對統計法的修訂,出臺了多部統計部門規章制度。近兩年黨中央國務院出臺了三個大的文件,一是《關于深化統計管理體制改革提高統計數據真實性的意見》(簡稱《意見》),二是《統計違紀違法責任人處分處理建議辦法》(簡稱《辦法》),三是《防范和懲治統計造假、弄虛作假督察工作規定》(簡稱《規定》)。我們通俗的講叫《意見》、《辦法》、《規定》。這三個文件是中央給國家統計局的三把尚方寶劍,我們現在按照這三把尚方寶劍來進一步完善我們的制度,進一步完善法律法規,進一步加強統計執法檢查。

 

  在統計執法檢查中,我們加大了執法檢查力度和曝光力度。僅過去兩年,全系統執法檢查查處了多起違法違規案件,同時曝光的力度也非常大。現在是實行黨政同責,就是說一旦發現違法違規行為,不光要處理統計局長,書記縣長也要被警告,甚至有的就會被免職,這對整個社會產生了很好的威懾作用。我們的目標就是通過統計執法檢查和督察,來進一步的凈化統計環境,形成不敢造假,不能造假,不想造假的政治生態。在防止地方造假方面我們的力度只會加強。

 

  與此同時開展統計督察。統計督察也是黨中央國務院授給統計局的一項最新職責。我們現在初步考慮是從下個月開始,就要對一些地方黨委政府或部門進行督察,充分運用督察的手段來進一步推動統計環境的優化,進一步壓實搞準數據的責任。

 

  四是加強數據質量管理。我們向發達國家學習,建立了一整套的國家數據質量控制體系,需要說明的是,質量控制體系不是說我們要控制數據,而是要從數據生產到結果核算的各個環節加強質量管理。

 

  五是加強數據服務和公開透明。國家統計局秉承統計數據是公共產品的理念,大力推進數據發布和公布,做到能發盡發。不斷拓寬和豐富統計數據的發布方式和渠道,包括網站、微博、微信、數據庫,統計年鑒等,我們還與清華大學、中國人民大學、北京大學等高校聯合建立微觀數據實驗室,在不違反統計法的情況下,向社會無償提供數據供專家學者來研究,這樣既發揮了統計數據的社會價值,也可以更好地發現問題,倒逼中國統計制度改革,倒逼數據質量的提高。

 

  第四次全國經濟普查初步結果出爐,會盡快向社會公布

 

  澎湃新聞:第四次全國經濟普查進入收官階段,這次普查有哪些創新點,結果發布后將怎樣開展應用?

 

  盛來運:中國開展經濟普查,是一個周期性的制度安排。從2004年開始,每五年開展一次經濟普查,2018年正好是第四次。經濟普查的目的是摸清第二產業和第三產業發展的狀況,我們通俗的講叫摸清家底或大國體檢。內容包括第二、三產業發展情況、結構情況,投入產出情況,資產效益情況等。這次經濟普查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多個部門合作。各級政府都是高度重視,建立了領導小組,成立工作機制。

 

  經過幾年的準備努力,包括試點、現場調查、數據采集、事后抽查等環節。現在確實到了收官階段,到了給全國人民,甚至給全世界匯報成果的時候,現在初步結果已經出來了,有關工作準備好后就會盡快向社會公布。

 

  這次普查有很多創新點,第一個創新點是這次普查的內容是豐富的,我們不光是反映經濟總量,還要反映經濟結構變化,尤其是近幾年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新進展及新經濟新業態發展的新成果等。同時為了配合國民經濟的三大核算,增加了企業的資產負債情況效益情況。第二個創新點是我們這次調查的質量還是比較高的。我們組織了歷次以來規模最大的一個事后質量抽查隊,有一千多人。而且都是異地抽查,分到各個省抽查,然后匯總抽查結果,應該說結果還是比預期的要好。第三個創新點是這次普查采用了信息化手段,使用了無人機、手機、掌上電腦這些信息化工具,多種工具綜合運用,既在一定程度上節約了成本,提高了效率,也有力地保證了數據質量。

 

  最后,我們非常歡迎各位媒體朋友們繼續關注統計改革,繼續監督改革和統計工作,歡迎大家向我們提出好的意見和建議,也非常感謝澎湃新聞廣大的網友對統計工作的理解與支持。謝謝大家!

 

(原文鏈接: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4622098

相關附件
相關文章
  • 聯系我們
  • 服務條款
  • 網站地圖
  • 微觀數據申請
  • [email protected]
  • 中國統計資料館
  • 數據咨詢電話:
  • 010-68576320
版權所有:國家統計局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月壇南街57號(100826)
京ICP備05034670號   網站標識碼bm36000002   聯系方式:010-68783311